流浪的喵

05

记忆力不好是一件很让人头痛的事情,是真的疼。我看了好几遍才记住这篇文章的号码。

肚子疼,不舒服,但是之前已经检查过好几次了,没有异常,上个学期请过好多天假,这个学期不敢说了,爸妈觉得我在撒谎,真的好累。

晚上的时候,我经常会胸口痛,但它一段时间就好了。

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,这些文章也不会被喜欢和重视,怎么都好。

04

很奇怪的一件事,我身边大部分人认为,自杀是会留下遗书的,其实哪有考虑的那么多,常常是在突然间的一个刺激,或持续的压力下,才冲动的给自己解脱,至少我没有想起过写遗书。

大多数时间,我不会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求解脱,我要考虑的太多太多,我的父母怎么办?我的朋友怎么办?我的死亡会为其他人添麻烦吗?他们一定会怪我的懦弱,怪我的悲观。

03

刚刚看了一个心理医生的演讲,前半部分我没感到什么,只是可悲而已,但是在那个心理医生,讲了一个关于“抑郁症患者的妻子,一直不解于如何安慰丈夫的病情,后来某天到了一个花店,老板给她看了一个一百年了,仍然没有碎的花瓶,她突发奇想,回到家,对丈夫说‘只要你依然存在,这就是你最大的价值’”——不知怎么的,没有一点预兆,眼泪突然间落了下来。

02

有一次初中考试,我的班级整体考试成绩不理想,后来一节社会课上,社会老师就说教我们,主要是没考好的几个同学(我的成绩是比较好的,不在这个范围),当时老师竖说着说着,越来越气,就冒出一句“你们这么没用,考的这么差,干脆现在跳楼,死了算了”,我知道这是气话——也许不是,但那一会儿的时间,我的脑子里真的有了一股冲动——“是啊,干脆现在就跑出教室,到教学楼顶上,跨过栏杆,往外一步,我就可以解脱了,老师就如愿了,如果是现在突然站起来的话,他们一定没有反应过来,我一定会成功,……”但在此之前,我一直没有动,因为我在想——如果我死了,老师会不会被罚,同学们会有心理阴影吗……有好多的顾虑,好多的束缚,在阻止我如此行动啊。

或许这些想法会一瞬间就在脑中过了一遍,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,可那无法理清的情感:“恶心”“伤心”“害怕”“自我厌恶”“不可置信”“渴望”“愤怒”……——这些一遍遍在身躯中徘徊,不愿散去,不肯淡去。

——我想过自杀,没有勇气。

01

        抑郁症不是被人评价的“懒”、“想不开”、“伤心”,它很复杂,也很简单,可我无法用言语叙述。

        它可以由一件小事让我感受到它,也可以是不知怎么的就想哭出来。

00

        也不知道要写点什么,其实只是想说点关于我自己抑郁症的事而已。